长沙第一城市门户欢迎您!   手机长沙便民网

网站地图

那个12岁考上中科大,17岁去哈佛读博的天才神童如今怎样了?

来源:长沙新闻网  2019-03-15 13:00

尹希第一次进入大众视野是在1996年,彼时年仅12岁的他以572分的高考成绩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96级少年班,成为该校年龄最小的一名学生。

这一新闻在当年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一夜之间,媒体记者们纷纷涌向尹希的学校和家中,渴望一睹神童的真容。

图为尹希和同学

关于尹希,有人说他是不可多得的“神童”,从小被寄予厚望;也有人说他是现实版的“中国谢耳朵”,现实中真正的天才;还有更多的人表示担忧和质疑,这或许又是一个“伤仲永”的故事。

但后来事实证明,这种担忧显然是多余的。

在12岁考上中科大少年班后,尹希的人生仿佛装载了加速器的火车,速度凶猛、目标明确。

17岁,他手拿哈佛博士offer,继续超弦定理研究;31岁,他晋升哈佛大学正教授,刷新了最年轻哈佛正教授的年龄纪录;33岁,尹希获得2017年科学突破奖——物理学新视野奖。

图片来源自哈佛官网

在这一路荣光的背后,除了常人不具备的高智商之外,尹希获得的成就还离不开个人的坚毅与刻苦,以及整个家庭的因材施教及循循善诱。

尹希,1983年12月出生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中国地质大学的毕业生。

从尹希出生开始,爸爸妈妈就对他的未来寄予厚望。在尹希才刚刚迈入小学2年级的课堂之时,妈妈就已经为他制定了详细的课余计划。

每周六,他需要学习围棋、画画,锻炼智力、陶冶情操两不误;周日,他则会跟着父母一起逛公园,放松身心,接触大自然。

要说吧,面对这样的时间安排,一般的小朋友肯定会抗议,因为出去放风的时间实在太少,但尹希却恰恰相反,当其他小伙伴三五成群、嬉戏打闹的时候,他更愿意一个人宅在家里,拿本书就能安安静静地坐上一整天。

本来刚刚二年级的小孩子正是好动的年纪,但尹希常常关上房门,一整天也没个动静,妈妈觉得有些奇怪,走近一看更是吓了一跳,尹希手里赫然捧着一本大学微积分课本,看得津津有味......

当时的尹希,才刚刚学完加减乘除,妈妈此刻的内心不亚于看到一场原子弹爆炸。

不过一开始,尹希的妈妈只是觉得这是儿子一时兴起,他并不能真正理解里面的知识,于是反手就把微积分课本打包束之高阁,并告诉儿子:“你还没有打好基础,不允许看这样的书。”

但尹希趁着妈妈出差不在家,又偷偷把书本翻出来,继续宅在家里看。

后来尹希聊起来还说:“实际上,我当时对爸爸大学时候的量子力学课本也很感兴趣,虽然当时并不是看得很懂,但薛定谔方程和各种波函数都很有意思。”

尹希在读书上天赋异禀,二年级没读几天,就跳级到了三年级。

当时负责三年级的老师表示一万个不赞同,担心尹希跟不上课程进度再退回原来的年级,那么这个过程会对他幼小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但三年级的尹希很快就凭借一篇《我家的伞竹》,拿到了学校作文比赛三年级组的一等奖...... 老师无话可说,只能沉默。

9岁半,他考入了北京八中少儿班,班里都是智力超常的小“学神”,而尹希,在一众学霸里,年龄排在倒数第二。

虽然年纪小,但尹希在班级里的成绩依旧名列前茅,特别是数学和物理成绩,拿个满分只当是家常便饭。

数学课上,尹希从来只听不写,题目再难,也没记过一次笔记。老师觉得这是尹希学习态度不端正,于是就把尹希上数学课不记笔记的事情告诉了他的妈妈,妈妈得知后有些生气,回家之后质问儿子:“你为什么不记笔记?是为了逞强嘛?难道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尹希觉得很无辜:“我都记在脑子里了,为什么还要写在纸上?”说着,他拿起张纸就把老师课堂上讲的辅助线一一画出。

妈妈一阵无言,于是要求他写出证明步骤,尹希一头雾水,发出了来自学霸的质问:“画了辅助线不就一目了然了,还用写吗?”

结果就是,每次数学考试,尹希都稳坐第一,老师也就渐渐习惯和默许了尹希不记笔记的行为......

就这样,尹希在少儿班读了三年时间,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尹希提到,自己最幸运的就是能上北京八中少儿班,因为它的整个学习计划和对学生的培养,是他觉得在所有中学中最好的。

北京八中少儿班注重因材施教,而不是片面地将所有时间放置在考试上。每周五,学校还会组织外出爬山或者游泳、溜冰。而且,和一般学校体育老师频频“生病缺席”不一样的是,这里每周有5节体育课,在外面的时间特别多。

尹希在参加台湾第七届弦理论研讨会图片来源自 YouTube

除了正常上课之外,尹希还利用课余时间参加了各种各样的竞赛活动还有电视节目。到最后,留给他全身心备战高考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不过学霸的学习速度也不是常人能比,为了节约时间,尹希就利用上学和放学路上坐公交车的时间,让妈妈帮忙翻着复习题,然后自己匆匆地扫过一遍......

图片来源自网络

凭借这样随性的“翻看复习法”,1996年,刚刚12岁的尹希以572分的高考成绩考入了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成为学校里年龄最小的一名学生。

图片来源自网络

在中科大的5年时间里,他每天督促自己6点多起床去教室占座,既跟着物理系学生一起学习物理知识,又跟着数学系学生一起学习数学理论,每天勤勤恳恳,埋头苦学。此外,少年班的课比一般学生的课要求更高一些,这也为尹希日后研究打下了坚实的知识理论基础。

虽然外界有很多批评少年班的言论,但尹希并不赞同:“我认为完全相反,少年班给了中国一些孩子更多选择的机会。”

图片来源自网络

2001年,他顺利完成了为期5年的学士学位课程,彼时的他,还不满18岁。

果不其然,留学申请的文书一发出,尹希就成为了各大名校争相抢夺的对象,哈佛、耶鲁、哥伦比亚、芝加哥等多所高校纷纷给他寄来了offer。

权衡之下,尹希还是觉得哈佛物理系的水平以及学生质量在几所大学中是最好的,于是,他毅然奔赴哈佛大学攻读物理学博士,研究方向是理论物理。

在哈佛,尹希又是年纪最小的学生。

在哈佛大学读物理学博士期间,尹希不改自己的好学态度,该上的课程一节不落,课后不是做题就是做题,没有丝毫放松。

在 ResearchGate 网站上,我们能看到尹希在哈佛大学学习和研究期间陆续发表的学术论文。

图片来源自 Researchgate

一年寒假,教超弦理论的教授布置了一大堆作业,由于作业工程量实在太大,教授告诉学生们尽力而为,能做多少是多少。而拿到作业的尹希,一头栽进习题里,每天乐此不疲地和作业死磕,即使是放假时间,熬夜到凌晨3、4点也是常有的事。

仅仅两个礼拜,他做完了所有习题,作业纸垒起来足有80多页。

返校上课那天,大家都聚在一起问作业做到第几题,只有尹希交上了所有的作业,惊掉了一众同学的下巴。

图片来源自 academicroom.com

尹希对自己的课业有着超高要求,2015年,在接受记者 Fiona Rawsontile 的采访时,他提到:“我想说,我人格中最益于我科学工作的就是强迫症倾向。当我遇到问题时,我可以不吃饭、不睡觉,不知疲倦地工作,直到满意为止。当我知道我的工作中有错误并且我无法识别它时,我会很难入睡。”

图片来源自网络

2006年,尹希获得博士学位。彼时,在一众沉稳大叔中间,他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鲜肉。

因为在校期间出色的表现,哈佛大学打破了该校博士不得在学校继续博士后研究的规定,破格允许尹希博士留校继续研究工作。

图片来源自网络

2008年,年仅24岁的尹希博士被哈佛大学聘请担任物理系助理教授。

不过,刚开始给研究生们讲课那会儿,尹希也遭遇了各种各样的小问题。其中一个就是学生们抱怨尹希讲课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因为课程内容很难,尹希又刚刚成为助理教授,没有授课经验,一站上讲台就恨不得把所有知识点都放到最短的时间内讲完。台上的尹希一气呵成,台下的学生苦不堪言,纷纷跑到系主任办公室里哭诉实在听不懂。

得到系主任的反馈之后,尹希思来想去,决定干脆少花点时间备课,因为他发现,如果他对课堂内容没有那么熟悉,就会讲得稍微慢点,讲得越慢,学生就越喜欢。

图片来源自 哈佛大学物理系 Facebook 账户

此后的时间里,尹希作为教授经常要去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和讲座,2012年,他去参加了在慕尼黑举行的弦理论国际会议。

他做演讲的视频被放到YouTube上,有网友看到后评价:“这家伙真是个天才。”

图片来源自 YouTube

2015年9月4日,哈佛大学高能理论研究组发布了一句话新闻,祝贺尹希晋升正教授,此时的他才刚刚31岁。很多报道在提到他时,都说他是哈佛历史上最年轻的华人正教授之一。

但尹希对此并不在意,甚至都没告诉家人这个喜讯,妈妈还是通过新闻报道才知道的。他说:“这对我来说完全是无关紧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做出来的成果,跟年龄完全没有关系。”

图片来源自 simonsfoundation.org

虽然整日和各种物理符号、数学公式打交道,但尹希并不是个“书呆子”,他需要经常参加各种活动和访问:“我认为我的种族背景对我的职业生涯没有任何影响。在美国生活和工作,以及在我长期访问印度、以色列和日本期间,我感到非常舒适。我认为亚洲学生往往过分关注课程作业,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社交,过上平衡的生活。我自己是一个内向的人,但是当我需要时,我可以成为善于社交者。”

他的同事们也表示,虽然他工作起来一丝不苟,精益求精,但私下里人很风趣,和他聊天也很有意思。

图片来源自 giphy.com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国内对尹希的报道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向尹希发出询问:“有想到回国发展吗?”

尹希表示:“没有考虑过换其他的地方和学校。对我来说,工作的地方需要有很好的合作者,有一流的物理学家,比如说我自己有什么问题的话,走到下一个办公室就可以和他们讨论,这点非常重要。我如果要回国的话不能自己一个人回国,而是要带着一个组的物理学家回国。”

现在的尹希,事业成功,家庭美满。不仅靠着小时候妈妈强行灌输的绘画技能顺利俘获妻子的芳心,还拥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对于孩子,尹希有着自己的一套教育理念,他认为学生该有更多自由发展和选择的空间,因此对女儿的学习成绩并没有什么要求。他坦言,自己不在乎女儿的学习情况,只要送她去学校,平常多花时间陪女儿一起玩就好。

“我不会专门培养我自己的孩子,我觉得很多中国的家长培养自己的孩子并不是为了孩子好,而是希望把孩子培养成他们自己想要的样子。我只想女儿快乐地生活,对她也没有任何期待,想做什么是她自己的事情。”

2017年,尹希获得了2017年科学突破奖——物理学新视野奖。

在一片祝贺声中,他的回应保持着一贯的谦虚:“我很幸运地生活在理论物理学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人们可以自由地讨论和交换未发表的想法。我自己的作品只不过是今天年轻人心中广阔成就的一部分。

我毫不怀疑,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还有更好的工作要做。”

从尹希的身上,我们能看到的不仅仅是超乎常人的天赋和智力,更有坚持不懈的毅力、约束自我的决心,以及一如既往的谦虚。

天才固然令人膜拜,但他们背后付出的艰辛和汗水同样值得大家的肯定。希望未来的中国,能为更多杰出的科研人才留下一席之地。

图片来源自 bostonese.com双语网

作者:Cheryl,精英说90后作者,在英留学,用心写字

Copyright 2012-2013 长沙第一城市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

郑重声明: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