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第一城市门户欢迎您!   手机长沙便民网

网站地图

来到这里,我明白了什么是现代化、近代化

来源:长沙门户网  2019-03-22 11:48

【太平洋汽车网文化频道】今年即将迎来新中国的70周年国庆,回首过去的七十年里,从开国大典到探索时期,再到改革开放,每一个历史时期都有一些值得铭记的时刻。这些意义深远的历史瞬间一直被大家反复回味,然而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在那些大事件的背后,汽车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它见证了我国工业的发展史,也见证了一代人从封闭到开放的努力过程。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新中国那些重大历史时刻背后的车。

开国大典出现的阅兵车苏联老大哥的吉斯-110

时间拨回到1949年的开国大典,相信大家都看过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照片。但其实除此之外,另一张照片也广为流传,那就是朱德总司令站在敞篷的吉斯-110上阅兵的照片。

当时正值困难时期,经过了四年内战,国内百废待兴,开国大典的受阅装备基本都是破旧的“万国杂牌”,有美国的吉普、日本的坦克,甚至在检阅途中还有装甲车驶到天安门西侧西华门牌楼时,机械故障熄了火,最新的莫过于这辆斯大林汽车厂生产的吉斯-110轿车。

吉斯的生产厂家前身叫莫斯科阿莫汽车厂AMO,1931年在苏联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该厂得到美国A.J.BrandtCo.的技术改造,改名为斯大林汽车厂(又简称吉斯工厂)。1945年6月底前苏联斯大林汽车厂基于美国派克公司转让的帕卡德超8系列180型轿车车身,生产出第一批著名的吉斯-110型豪华轿车,成功作为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的专用座车。作为苏联工业化地象征之一,斯大林也得意地将吉斯-110陆续送给社会主义国家地领导人。

吉斯-110作为一辆豪华汽车,最大功率达到147kW(200PS),最高时速达每小时135公里,车体还有防弹装甲,双电瓶供电。不过由于当时苏联的制造工艺不成熟,车内没有空调,只能在车内放置一个大缸,在夏天时放置50公斤的冰制冷。另外,该车没有装配后视镜,原因是因为当时的意识形态要求“社会主义不能开倒车”。

1950年,毛泽东开始了对苏联的漫长访问,途中他参观斯大林汽车厂的装配线时,对随行人员说:“我们以后也要有这样的工厂。”结束访问后,斯大林送了中共五大书记每人一辆斯大林汽车厂生产的最新型吉斯牌豪华轿车。同时中苏两国政府签订了《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确定了一批苏联援助中国建设的重点工业项目,其中第一汽车制造厂就是156项重点工业建设项目之一。

新中国的轿车1958年的东风和红旗

1953年,“一汽”以斯大林汽车厂为蓝本,在长春奠基建厂。从1953年到1956年期间,“一汽”向苏联的斯大林汽车厂先后分九批派了518名实习生参加技术培训。1955年,一位从上海机械工业部调过来的江姓技术员也加入到了斯大林工厂的实习大军中。回国后,他先后担任了一汽的动力处科长、动力处副处长兼动力处党支部书记、动力分厂厂长。三年后,在一汽全民Allin东风轿车(后来红旗轿车的原型)的浪潮中,最重要的动力总成部分在他的带领下完成。让他永远没想到的是,四十年后,自己也成为红旗轿车的主人。

1958年4月,正值三面红旗满天飞的大跃进年代,“乘东风,展红旗,造出高级轿车送给毛主席”成为了一汽的口号,几乎全部一汽员工都在日以继夜的投入到第一台轿车的正式制作中。一汽的厂房里突然之间集合了苏联胜利、法国雷诺、捷克斯柯达440、德国奔驰190、美国福特Zepher、法国西姆卡Vedette、日本丰田等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档次车型。

仅用了一个月不到,同年5月12日,国产第一台轿车制作完成。新车取名“东风”,意为“东风压倒西风”。车型编号为CA-71,“CA”代表着“ChinaAutomobile”,而“7”为轿车的车辆类别代号;“1”则表示第一代车型,这种车型编号一直延续到了后来的红旗轿车。

该车采用外观自主设计+技术逆向仿制的方式,底盘和发动机仿自奔驰,车身仿制法国西姆卡Vedetee,所以外观和内饰跟西卡姆相像,不过虽然车身相似,但风格上非常具有中国特色,例如引擎盖上的金龙,左右有东风二字的汉字标识,前后大灯的设计灵感源于中国古代宫廷的红纱灯,整体的细节都采用非常民族风格的设计,显得很精致。

动力方面,东风小轿车搭载的为排量1.9L仿制奔驰的四缸发动机,最大功率仅为70PS,最高车速可以达到128公里/小时,传动方面匹配的是自主研发的3速手动变速箱。因为是逆向仿制的车型,全车基本是手工打造,所以没有规模化量产,到最后停产也只生产了30多辆。

东风轿车侧面有毛体: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

第一辆东风轿车诞生后,不久就被火速送往了中南海,毛主席特意让司机载着自己在怀仁堂附近试驾,随后他兴高采烈地说道:“终于坐上我们自己制造的小汽车了!”。

东风轿车大大提升了一汽的信心,随后便马上着手在东风的基础上研发更高级别的轿车。这个项目得到了当时的领导人的高度重视,中央调动了许多资源来支持新车的研发,甚至周恩来、朱德和陈毅都把自己的座驾送给了一汽研究。可见该车在立项和设计上,已经直奔领导人座驾的方向。不过最终车型参照了一辆1955型的克莱斯勒·帝国(ChryslerImperial)高级轿车为蓝本。

1958年8月1日,中国第一辆红旗轿车试制成功。这辆轿车型号为CA-72(东风轿车型号CA-71)的新车顺应当时“乘东风,展红旗”的政治口号,命名为红旗。这也是第一辆红旗轿车的由来。而侧边也镶嵌了并排的五面红旗,象征着工农商学兵五个阶级,后来改成了三面红旗,代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

外观上新车前脸吸取了中国传统的纸扇的灵感,车身造型庄重典雅,尾部采用了宫灯型的亮眼尾灯,尾标为纯金打造。内饰上,方向盘中央采用了向日葵造型,车内运用了景泰蓝、福建漆、杭州织锦等材质,同时值得一提的是发动机是具有当时国际先进水平的V8发动机。

发动机在当时作为高技术、高精度的部件,成为了整个造车过程中最困难得环节。由于国内的铸造工艺落后,发动机缸体一直没能达到要求,一汽的解决方法也非常简单,造多一点。当时铸造了100台缸体中只有三台能够二次加工使用,一汽通过提升生产来增加可用缸体的数量,最终还是克服了V8发动机的难题。最终发动机排量为5.6L,功率达到了200PS。

1959年国庆前夕,一汽将CA-72型红旗轿车送到了北京参加建国十周年庆典,当其中两辆载着阅兵总指挥和国防部长的敞篷版红旗驶过天安门,这一极具历史意义的时刻,象征了红旗从此“平步青云”的政治地位。

1959年是红旗的高光时刻,也是凯迪拉克的黄金时代。凯迪拉克在这一年推出了品牌史上最耀眼的车型DeVille,这款造型夸张的车型在一年内成功售出了53000台,占到凯迪拉克全部销量的37%,深受黑帮、明星、政客的大量追捧。在往后的时间里,DeVille反复地出现在好莱坞电影里,甚至2017年的奥斯卡金奖《水形物语》和2018年的奥斯卡金奖《绿皮书》都有出镜。

中美正式建交尼克松不坐林肯坐红旗

肯尼迪遇刺时的座驾是一款林肯大陆敞篷版

电影《水形物语》里说道,“美国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男士都驾驶凯迪拉克”。然而那几十年的时间里,林肯才是美国总统常用的座驾,尼克松也不例外,他最喜欢的是白宫提供的那辆林肯大陆敞篷车。

“跨越太平洋的握手”成为了70年代最具历史性意义的照片之一

1972年随着苏联威胁的加剧,尼克松决定主动访华,当时访华团要求自带车辆,包括总统的防弹座驾林肯大陆。最后周恩来总理驳回道:“我们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的汽车,你们尽可放心”。当尼克松抵达中国后,周恩来亲自把自己的6号红旗专车让给了尼克松。

到访中国后,尼克松与工作人员们乘坐红旗车,远赴八达岭长城参观,这张照片和《上海公报》一起,成为了这场融冰之旅的一个插曲。这幕后的故事是,当时北京城下了一场大雪,为了参观能够顺利进行,北京市发动了60万人参与了从钓鱼台到烽火台的扫雪清障,事后让尼克松非常惊讶。然而尼克松不知道的是,他乘坐的红旗防弹保险车是一个汽车公司花了数年时间,几万人在不计成本的情况下研发的。

红旗CA-772防弹保险车型

接待尼克松的是红旗CA-772防弹保险车型,整车车重达到了4930公斤,车身防弹装甲厚度为4-6毫米,防弹玻璃厚度达到了65毫米,该车能够防御多种轻型武器的近距离攻击,在轮胎被子弹击中后也可以继续行使100公里。由于安全级别非常高,只供国家领导人和接待外宾使用,被誉为世界上保险系数最高的轿车。不过由于制造难度大、成本高,CA-772车型仅产了15辆。

动力方面,红旗CA-772搭载的是排量为8L的V8发动机,最大功率为300PS,最高时速为130公里/时。红旗CA-772的第一辆防弹车型交付给林彪试用,直到林彪从北戴河驻地逃到山海关机场时,乘坐的还是这台防弹车。逃离过程中警卫部队用密集火力阻止,但枪弹仅在车窗玻璃上留下了浅浅的弹痕。

田中角荣访华200辆皇冠入华

在中美建交后的同年,田中荣角也随后访问了中国。1972年9月29日,周恩来和田中荣角一起在人民大会堂签订了《中日联合声明》,中日关系进入正常化。作为展示中日友好的一部分,1973年的广交会上为了解决用车紧张的问题,周总理亲自和日方沟通,首次大批量向海外引入了200台第四代丰田皇冠。这是中国第一款量产的进口豪车。

在手表、自行车、收音机还是三大件的70年代,路上跑动的皇冠车像是来自未来的车型,对那时广州人的冲击是难以想象的。在随后的三十年里,皇冠几乎成为了广东身份的象征,很多企业家以拥有皇冠为荣,皇冠梦成为了一种潮流。也正是因为这样,即便皇冠现在在国内已经销量惨淡,但在广东依旧拥有一众情怀粉丝。

四代皇冠相比70年代东欧产的中国官车,简直是跨越一个时代的产物。四代皇冠除了外观流线形之外,配置上也非常丰富,搭载真皮座椅、收音机、电动车窗、8声道立体声音响、磁带式录音机和可调节的汽车空调,已经完全涵盖了当时国内对汽车的所有需求。

在动力方面,四代皇冠采用了2.0L和2.6L两个排放版本,传动系统上分别匹配了3速、4速和5速的手动版本和3速的自动版本,同时还首次搭载了EFI(电子控制燃料喷射)系统,这种汽油喷射技术能够在汽油机混合气形成过程中,改善燃料的雾化,更重要的是可以根据工况的变化精确地控制燃油喷射量,使燃烧更充分,从而提高功率,降低油耗。对比当时盛行大排量的欧美车,是个十足的异类。

在皇冠的带动下,其他日本的进口车型也先后陆续登陆中国市场,例如尼桑公爵、三菱帕杰罗等等。

巧的是,中东赎罪日之战也在1973这一年爆发,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为了打击对手以色列和支持以色列的国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宣布石油禁运,暂停出口,造成油价疯狂上涨,最终引发了1973~1975年的战后资本主义世界最大的一次经济危机。这时排量小、油耗低的日本车因祸得福,从低端车摇身一变成为了紧俏的香饽饽,陆续攻占了欧美各大市场。

“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风起云涌的合资车时代

邓小平参观尼桑的工厂

在中日正常建交后,1978年邓小平率队访问日本,除了主要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约换文仪式外,他还试坐了日本的气垫船和新干线。在参观了尼桑(后改中文名为日产)的汽车工厂时,邓小平感叹道:“来到这里,我明白了什么是现代化、近代化。”

回国后,邓小平主持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宣布改革开放。

1979年4月,顾城创作的诗作《一代人》里面写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在往后二十年里,朦胧诗成为了中国争议最多、影响最大、最深远的诗歌流派。那是理想主义的年代,从上到下,全民都刚从文革中走出来,开始了探索光明的道路,汽车领域也不例外。

1982年,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批示,“轿车可以合资”。

北京汽车制造厂最先走出了第一步。经过前后4年多的谈判,美方来华18次,中方赴美3次,中方向各级领导机关汇报500多次,中方谈判小组五易其人,1983年5月5日北京汽车制造厂(现北汽集团前身)与美国汽车公司(AMC)率先合资成立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成为中国第一家合资汽车企业。

然而第一次合资的合作过程并不顺利,由于意识形态的冲突再加上合资经验缺乏,双方产生了许多矛盾,合作期间一直磕磕绊绊。按照合同规定,北京吉普公司一方面继续生产老产品BJ212,一方面筹备开发二代车BJ213。为此,中方单独提交了一辆概念车,把美国的技术和BJ212嫁接,但是美方横挑鼻子竖挑眼,提出了200多个问题,全盘否定根据中国国情来生产汽车的方案。

中方最终改变了合同初衷,放弃了二代车的联合研发,转而以CKD方式(散件组装)引进美方切诺基车型,并取了一个“混血儿”的名字——BJ/XJ213。经过反复争议后终于国产的切诺基成为了一款十足的组装车型,1985年9月,第一批北京吉普切诺基BJ213驶下生产线,但是切诺基高昂的售价在当时的中国市场注定不会引起太大的波澜,最终销量遇冷也是意料之中。

BJ213的车身零件采取了原装进口的方式,车身的参数与切诺基一致,长宽高为4220*1790*1645mm,轴距2576mm,外观方正硬朗,棱角分明。动力方面配备了2.5L或2.8L的发动机,最大功率78kW,扭矩为180N▪m。除此之外配备了强大的四驱系统。

北京吉普公司的失利,并没有影响中国合资车企的发展。桑塔纳、广州标致和捷达等更加有竞争力的合资轿车陆续亮相,80年代迎来了第一波合资车企的蓬勃发展,从此开启了中国汽车工业的第一个黄金时代。(文:太平洋汽车网范志成)

Copyright 2012-2013 长沙第一城市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

郑重声明: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